哎咆科技,科技每日推送,AppSo,奇偶工作室,IT爆料汇,玩转手机摄影,荣耀手机,iPhone频道
ad
主页 > AppSo >

白洁张敏美红:邱比:我的音乐一直是服务于有阅历的听众

2019-05-20 18:11 来源:冰冰智能手机网 对此文章感兴趣的有:
ad

“我觉得一个音乐人在当代要不断地撕掉自己的标签,我们就应该去颠覆我们没有做过的事情,让它的呈现越来越有包容性”,这是邱比的音乐态度,他自己也很清楚,外界说起他来,通常用“空灵”、“迷幻”、“极简”这些标签,或者“高冷”、“疏离”、“神秘”这样的字眼,但邱比说,这些都不是自己产生出来的。

邱比:我的音乐一直是服务于有阅历的听众

灵动锐意的《正正》,到赢得业界嘉奖的《大放》,再到突显人声的《中离》,邱比有自己保持新鲜感的方式,用自己的状态去迭代、更新,“邱比是极致创意的代名词”,这是他自我的认定,他有一套自洽的逻辑体系,并非寡言少语,进入他的体系仍然可以头头是道。

5月18日,邱比最新巡演“陶醉。纳西瑟斯”即将抵达广州“中央车站”,这会是不一样的跨界综合呈现,丰富并且立体,视觉华丽,音乐曼妙,连气味都是别致的,接受着调专访时,邱比说:“服装、灯光都是音乐的一部分,你必须走得像你的音乐,你必须呼吸得像你的音乐,你必须看起来像你的音乐。”

采写:老丁

权力的性感

《大放》是邱比加入滚石电音后推出的第一张专辑,拿下不少专业奖项,邱比坦言:“因为《大放》做得很华丽,导致于一堆乐评人和听众都觉得我没办法再做出超越这个概念跟这个主题的专辑,觉得我们抓不到比这个更精准的主题。”

去年底推出的新专辑《中离》,仍旧保持着邱比一贯的高水准,听感更加流行悦耳,专辑概念依然前卫。邱比说,《大放》讲的是时间,《中离》的主题则是权力。

邱比:我的音乐一直是服务于有阅历的听众

“中离”本身也是一个游戏的概念,在一场5V5的游戏当中,能够影响最终胜负的是那个可以十连杀的神队友。在邱比看来,游戏的制霸点或许不是如此。

如果其中一个队友要中途离场,那么剩下的四个人势必会求这个人陪他们把这场游戏打完,这位“中离者”才是权力的制霸点。所以《中离》其实是在讲至高权力的主题,“权力的运作有时候是带有危险性、胁迫性的,是比《大放》更性感的主题,当今这个所有人都在争权力的时代,那我们就来谈权力”。

邱比说在《中离》专辑中,每一首歌的每一个人都是关涉权力,不管是《夜厅》还是《思愚》,都是一个非常制霸点的人物,“那种强大不是我有三辆劳斯莱斯,或者我有三套豪宅,那个强大是来自于我在夜厅不用动,但他就是那个制霸点”。

邱比:我的音乐一直是服务于有阅历的听众

要想真正听懂《中离》,邱比说需要一定的阅历,才可以觉得《中离》真的是一个非常on time的词,“最近很多人都推出游戏相关的概念专辑,譬如说陈粒有《玩》,林忆莲有《0》,其实这些都是数码世界的一个代称,但她们讲的都是‘入’,那我觉得邱比就是以‘出’来抵抗这个‘入’,1:100的这种做法,我们相信这个是最高境界、最高玩法的一种创意。”

声场的立体

如果仔细听《中离》,可以享有声音在颅内流窜的立体听感。环形编曲一直以来都是邱比的拿手好戏,现在很多人都用移动设备来听音乐,所以邱比在一开始做音乐,就倾向于服务用耳机听歌的人。

“我们认为听我们音乐的人,有一半以上用的是苹果手机,那他手边现有的耳机可能就是苹果的小白,所以我们做专辑最后的Sound check的时候,以这个为最高标准去设计,你会有很好玩、很炫的体验,获得最Top的听感”。

邱比:我的音乐一直是服务于有阅历的听众

在专辑中,邱比邀请意大利电音诗人Alfa Hydri为《中离》作序,这首《Intro》是素昧平生的两人相互赏识,在网络上沟通的结果。邱比说自己本来很少和陌生人合作,因为沟通成本过高,但了解到Alfa Hydri是听比约克的人,对方觉得自己和比约克有connet的东西,而《中离》需要一个霸气的开场,Alfa Hydri就非常合适。

虽然在技术上有革新,在声效和声场上非常讲究,但邱比说还是倾向于说自己做的是极简主义的电子音乐,“极简是在于有一个棱角分明的空间,你只要把你自己放在一个所谓邱比的空间里面,就可以在里面自由跑,自由玩”。

邱比说“偏锋音乐人”这样的称号对自己来说没有爽度,没有挑战性和吸引力,“我们更希望的是获得主流音乐跟地下音乐两个圈层的同时认可跟同时不认可”,邱比说前一阵子有看《即刻电音》,里边有一些很怪的乐队,主流的人根本get不到他们在干什么,这就是沟通失败的状态。

邱比:我的音乐一直是服务于有阅历的听众

“我觉得以邱比来说,不应该是以拒绝来成立自己的品牌,我们应该是以挑选跟包容来逐渐丰厚自己的世界,因为一旦你有了一个这种所谓你是你,我是我的这种态度,本身就跟这个音乐圈的核心精神无关,就比约克而言,她还是在寻找普世性的价值,普世性的美感去贯彻在她的音乐里面,让独立的跟主流的都可以找到一个普世性的切入点,我觉得包容是重要的,排除异己很过时,这是我看待怎么样做专辑比较有挑战,比较有高难度的方式”。

邱比说,在一个普世性的价值中,不能成为一个两边都讨好的状态,应该是你在这样的普世性的环境里面创造了你的高度的识别度,一听到你的hook,就知道这是你的音乐风格一样,“譬如说Sigur Ros、Radiohead甚至Coldplay,他们逐渐在建立他们自己属于自己的音乐语法,而这个语法是可以同时跟二级的听众去做沟通,对我来说这样子是成功的”。

方式的融合

之前去了美国的西南偏南音乐节,邱比在纽约也拍摄了《中离》的几支MV,他说自己在用自己的方式和角度去考虑东西方的沟通,尽管做的电子音乐是西方的,但学习的历程都是很东方的,不管是在日本学习戏剧,或者是在台湾的优人神鼓,该怎样有效的融合,邱比说“我们并不会像吴亦凡那样,就到西方告诉大家他就是一个西方人;我们也不会像张艺兴一样,到西方告诉大家他就是要做一个东方人,我们是想要找出一个融合的方式。”

邱比说现在应该不是这个限制为主体的时代,它应该是一个融合的、交杂的状态,“所以我们给出的东西很很简单,CI、风格、气味,就这样,我们很少去对外描述说,邱比是电音,但是我们会获得电子音乐的奖项,但并不是我们的全貌”。

邱比:我的音乐一直是服务于有阅历的听众

由于自己写书,以及妈妈是作家的原因,邱比对文字的表达很讲究。尽管《学猫叫》这种神曲红遍全网,但邱比觉得对于一个文学爱好者来说,很难从中获得共鸣,也找不到性感的感觉。邱比说自己的音乐一直是服务于有阅历的听众,所以也希望有阅历的听众可以获得应得的好歌词,“歌词必须通过某种非常隐晦的文学标准,譬如说我们把《思愚》,甚至《随意》的歌词呈到一个作者面前看,我们也会觉得心里很无愧”。但在他看来,最首要的还是歌词的精准度与文学性——能跟深度的文学爱好者交流。

在过往的演出,邱比是寡言的,除了演唱,就只开口对观众说了“谢谢”二字。这一趟巡演,经纪人叶云甫提出可以在现场增加Talking环节,邱比便难得地在舞台上跟观众开启了对话,他说没有提前预设好谈话的内容,而是以一种自然而然的方式去呈现,并且更多时刻把麦克风交给台下的观众,但希望对话是言之有物的

在观众眼里,这样的邱比展露出了“仙子下凡”的平易,而邱比则从另一个维度看待这种转变,他不认为这是接地气,也不是要更亲民,他认为这是从一个不成熟的演唱会,变成符合业界标准的一个演唱会,“我不是那种讲话会紧张的人,我比较不希望的是,我没办法回应,因为我不是那种会做好人的人,我们会遇到听众问你的音乐灵感是来自于本我、超我还是真我,对方可能很喜欢邱比,但这样的问题就会让我很真空”。

2019年邱比巡演定调“陶醉”,邱比跟YSL合作,用香氛来拓宽观众在音乐现场感受的边界,这也是内地首个闻得到香味的演唱会。邱比选择自己喜爱的黑鸦片气味洒满现场,他笑称,“中央車站场地这么大,可能要喷掉两瓶”。邱比说,气味跟记忆有关,或许某天观众经过YSL门店,闻到了同款香味,会想起这场演出。

“我们希望跟观众的潜意识沟通,音乐也是跟潜意识沟通,我们用CI、用歌词、用颜色、用音乐慢慢地去把邱比的核心精神藏在其中,你乍一听就觉得过了,很炫很酷,但那已经埋藏在你的潜意识里面,你很想听,很想要再去挖掘更多,香味也是同样的道理。”

邱比:我的音乐一直是服务于有阅历的听众
ad

 

(责任编辑:AppSo



网站介绍

    冰冰智能手机网-哎咆科技,科技每日推送,AppSo,奇偶工作室,IT爆料汇,玩转手机摄影,荣耀手机,iPhone频道

ad
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