哎咆科技,科技每日推送,AppSo,奇偶工作室,IT爆料汇,玩转手机摄影,荣耀手机,iPhone频道
ad
主页 > 哎咆科技 >

苏本山:你坐火车卧铺时候发生过什么?

2020-08-11 12:13 来源:冰冰智能手机网 对此文章感兴趣的有:
ad

第一次坐火车,成了我后来从不选择火车选择乘坐大巴的原因,因为,那次旅程居然让我撞到了“桃花运。

高中毕业,报考了南方的一所大学,从家里出发,正好有趟火车直达。

开学前半个月,我就买好了一张卧铺票,因为旅途较远,大概要坐一整天火车。这是我第一次独自出行,也是我第一次坐火车,心里非常激动。

出发那天,父母把我送到火车站,在依依不舍中和他们惜别。这一去,估计要半年才能再见,从没离开过父母的照顾,不知道我能不能习惯。

火车上很多人,甚至走道里都有不少站着的乘客,我拿着行李跟着人流缓慢移动到自己的铺位。等我放好行李,我的铺位所在的那个包间只有一个女的躺着。

她睡在我的对面,我们都是下铺,不过她背对着我,也不知道长得什么模样,不过看背影应该不赖。

到了晚上,她才醒来,去了趟洗手间,回来她就开始吃面包,不过,终于看到她的正脸了,长得的确不赖。

看她吃东西,我也饿了就拿出我妈做的大饼啃,味道特别香,她不住地看向我。

我当然不会放过这个认识美女的机会,主动递了一块给她,起初她说不要,不要,结果在我再三说服下,还是接了过去。

就这样,我们认识,开始漫长旅途的聊天打发时间。

通过聊天我知道,她原来要南下广州去找她老公,她们结婚5年,她老公一直在外打工没回来,去年,有人说她老公肯定是找了别的女人,所以不要她了,吓得她害怕了很久。

终于,忍不住踏上了寻夫之旅。

晚上,包间里还是只有我们两个,路过江浙一带的时候,打起了雷,她似乎非常害怕躲在被窝里瑟瑟发抖。我忙问她有没有事,她就说她在家都不敢一个人,就怕打雷,所以,都是和公婆一起住。

突然,一声巨响的干雷声传来,吓得她爬起来钻进了我的被窝里,抱着我。胸口能感受到她吐气的温度,还能呼吸到她身上雕牌洗衣粉的味道。

第一次被异性抱住,我迟迟没有反应过来,就任由她抱着一千零一夜倒数第二夜我。反正到下一站估计都要明天了,让一个美女抱着应该没啥问题。

就这样,她在我怀里发抖,我呢神游物外,两个人保持这样的姿势睡了一晚。

第二天醒来,她已经回到自己床上,昨晚的事我们都心照不宣的没有提起,等到了我的目的地我就下车了,全程没敢跟她说话。

不过,我在车窗外看着她慢慢驶去,总觉得有点东西落下了,不知道是心还是什么。

等到了学校,老师让我叫报名费,录取通知书,我才发现,怎么都没了?立马,我就想到了关键,肯定是她偷走了,在老师同学的帮助下我马上报了警。在她还没下车前,警察便把她抓了,我的东西也回到了我的手上,顺利报了名。

从那以后,我再也不敢坐火车,甚至坐大巴的时候我连觉也不敢睡。知人知面不知心,还是小心为妙。

在这里我想跟各位朋友说,千万不要以为艳遇这东西会轻易撞向你,在这艳遇的背后,谁知道是什么阴谋诡计。

第一次离开老家,踏上南下的列车,我就坐的卧铺。

二十个小时的旅程,要是坐硬座肯定腰酸骨头疼。

当时正好是冬天,天气反常,雪下的特别大。

上车的时候我还想着坚持二十个小时,到了艳阳高照的南方就好了。

火车开到半路,在一个陌生的小车站停了下来。

u0远山的弃儿03Cp>原来以为只是临时停车,可停了一个多少时之后,旅客们开始躁动起来。

列车员说好象是前方雪灾冻雨,过不去了,要等一等。

这雪灾冻雨能等一会就消停吗?我的心惴惴不安起来。

到了半夜,车已经停了十个小时了。

火车广播说电力不足,只能提供照明用电,暖气用不了。

大家都裹紧被子在不安中进了梦乡。

第二天早上,我去上厕所,水也停了。

怎么第一次出远门,就遇上这么倒霉的事,我的心情很差。

等从厕所回来,床上的被子居然不见了!

谁这么贱,居然偷被子!

我朝车厢两头走,去找被子。

远远的看到有个人拿着被子走进了餐车车厢。

不用说,肯定是他拿的,我忙追了过去。

追到了餐车车厢,我一把揪住了他。

“你怎么拿我被子?”我怒斥道。

男人做贼心虚,眼神里一阵慌乱,支支吾吾的说不出话。

我一把扯过被子,男人的手还拉着被子的角不放,差点被我扯倒。

“撒手!”我吼道。

男人的眼神里满是乞求,但是仍然没撒手。

“你是聋子吗?我让你撒手!”我又吼了一句。

男人仍然没有撒手,气的我举起拳头威胁要揍他。

正在这时,一个女人过来了。

女人很瘦弱,脸色苍白,看样子应该是生病了。

她拍了一下男人的肩膀。

男人回头看着她,嘴里面又支吾着。

女人跟他打着手语,示意他松手,把被子还给我。

男人摇头不肯,眼泪从眼睛里流了出来。

女人眼睛也红了,瞪了男人一眼,抬手在他脸上摸了一下,又手语了几句。

男人叹了口气,松了手,朝我鞠躬道歉。

女人也朝我微微一笑,点头致歉。

我的脸红到了耳朵根,把被子塞回到男人手里。

男人不肯接,我重重的拍了一下他的肩膀,说:“你是个男人,要照顾好身边的她!”

也不知道他能不能听的懂,我转身走了。

雪依旧没有停,火车停在站台上一动不动。

晚上睡觉,没有了被子,我把行李箱里的衣服都盖在了身上。

到了半夜,我觉得有些热,睁眼一看,被子居然被送回来了。

我的心里一阵的愧疚。

爬下床,我想把被子送回去,可是餐车和卧铺之间的门已经锁住了。

隔着玻璃,我看到在餐车里,白天的那对聋哑人正依偎在一起睡觉。

男人的棉衣是敞开的,女人靠在他的怀里。

男人的手把女人的手握在掌心,女人的脸贴在男人的胸前,嘴角挂着浅浅的笑意。

我的眼睛湿润了,两个人能相依相伴,互相温暖彼此便是幸福,人生本来就是这么简单。

谢谢邀请,八十年代坐过火车,是硬座,没有坐过卧铺,所以就谈不出坐卧铺的趣事。也说不出梁山泊与祝英台的故事;更谈不出坐软,合金战纪韩服硬卧的感受。

苏本山
ad

 

(责任编辑:哎咆科技



网站介绍

    冰冰智能手机网-哎咆科技,科技每日推送,AppSo,奇偶工作室,IT爆料汇,玩转手机摄影,荣耀手机,iPhone频道

ad
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