哎咆科技,科技每日推送,AppSo,奇偶工作室,IT爆料汇,玩转手机摄影,荣耀手机,iPhone频道
ad
主页 > 荣耀手机 >

群魔乱舞3.5隐藏:郭德纲拜师后引师常贵田写书说:我错了今后当拒绝。大家怎么看?

2020-08-31 15:33 来源:冰冰智能手机网 对此文章感兴趣的有:
ad

当时的郭德纲:谦虚,低调,装的比孙子还孙子。马季,姜昆,常宝华等都对他印象不错。谁知羽翼丰满后,高喊什么,我给你们当狗你们不要,把我逼成了龙。他都把自己当龙了!常宝华高呼,孙子,你才这么小就这么江医者仁心歌词湖还了得吗?比常贵田更后悔的是师胜杰。因为郭德纲用水军硬是把相声分裂成主流非主流。还把自己炒作成非主流领袖。作为曲协相声最高领导的师胜杰非常气氛。指着大徒弟刘彤说,这是主流相声演员刘彤。又指着二徒弟德江说,这是非主流相声演员德江。这象话吗?不久,师胜杰的呐喊凝成绝唱!

郭德纲拜师侯耀文,是2004年10月份的事情。当时常贵田作为引师出现在现场,保师是石富宽,代师是师胜杰,都是相声名家。常贵田在2018年曾经在著作《五“独”俱全》中,表示过自己这些年做过几次引保代的师父,是自己错了,今后遇到这种情况当婉言谢绝。

很多人都由此认为,常贵田这样说主要是针对与主流相声界多有不睦的郭德纲,其实并不是这样。他所认为不妥的其实是引保代这种拜师的形式,主张新社会就要有新的拜师仪式,有些仪式可以免除。

侯耀文请常贵田出席收徒仪式名正言顺

常贵田这本自传性质的《五“独”俱全》,是2018年8月出版,当时的读者谁都预想不到,三个月后常贵田就去世了,享年76岁。

常贵田是天津常派相声最典型的代表之一,他是相声大师常连安的长孙,“小蘑菇”常宝堃的长子,生前长期与四叔常宝华搭档说相声,表演过《帽子工厂》、《喇叭声声》、《动力研究》、《追溯》等具有影响力的相声作品。

2004年,侯耀文收郭德纲为徒为什么要请常贵田做保师?这也是有长期渊源的。常贵田12岁的时候,拜相声名家赵佩茹为师学习相声,赵佩茹是有口皆碑的捧哏名家,与常贵田的父亲常宝堃长期合作。

侯耀文的师父也是赵佩茹,不过他并没有直接拜赵佩茹,而是1994年由赵佩茹的大徒弟李伯祥代拉师弟而来,在那之前20年赵佩茹就已经去世。

因此,侯耀文请常贵田做自己徒弟的引师,也是名正言顺,也代表一种权威。

常贵田在书中承认自己“错了”

常贵田这人为人儒雅,平时待人也非常和气,按理说很少说一些过重的话,2018年在书里说起引保代这件事,已经算是比较重的批评和自我批评了。

其实常贵田的话说得很有道理,并不是针对郭德纲,而是就当前相声界拜师的繁琐程序发声。他在书中是这样写的——

“很多艺术家都把拜师的程序简化了,侯宝林先生收师胜杰没有引保代,常宝华先生收牛群没有引保代,马季先生收姜昆、王谦祥、冯巩都没有引保代。”

“随着新中国的成立,旧俗简化了,取消了,这是时代的进步,这是相声界的进步。可是到了今天,有人偏偏提出来,收徒必设必设引保代。我思前想后,不得其解,此举是继承传统,是繁文缛节,还是沉渣泛起?我也几次受邀充当三师中的一师,我错了。今后,当婉言谢绝。三师的职责可担当,三师的设立可免除。”

仔细看常贵田的话,其实说得非常中肯。有些相声传统是好的,是可以保留的,但有些确实就没有必要,反给大家添负担。

八十年代不兴大举动拜师

常贵田所说侯宝林收师胜杰,常宝华收牛群,马季收众徒弟,当年确实都没有设置引保代,这丝毫不影响师徒关系。另外,这三位相声演员收这些徒弟,都是1980年代的事情,当时社会新风尚流行,主张舍弃一些旧传统,因此这些仪式当时都是新事新办,也引领了相声界的新拜师之风。

尤其对于马季来说,他不仅不主张办仪式,甚至不太想让姜昆、冯巩他们叫师父,直接叫老师就行。直到现在,姜昆和冯巩说起马季,一般都是称马季老师。

有些相声老传统没必要死扛

什么时候相声拜师开始变得繁琐了呢?

差不多就是郭德纲拜师侯耀文前后,剧场传统相声开始为人关注,尤其郭德纲的德云社红火之后,很多相声传统包括拜师传统又开始恢复,其中有必要的成分,也有没必要的成分,有合理的因素,也有不合理的因素。

其实常贵田老师的话值得相声界人士考虑,时代变迁如此,有些事情要坚守,但也有些事情需要与时俱进,没有必要抱着过去的老传统死扛到底。


总裁求你轻一点

娱乐答不休,我是郑捕头。欢迎关注。

常贵田是反对拜师仪式的繁琐,曾经也当过几次引师,包括侯耀文收郭德纲为徒,但并不是针对郭德纲。

常贵田去世前才出书,是对相声事业的总结

常贵田(1942~2018.11.30),生于相声世家,相声大师常连安的长孙,小蘑菇常宝堃的长子,国家一级演员、艺术指导。

1954年拜著名相声演员赵佩茹为师,开始正式学习相声,1958年进入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政治部文工团(副军级)。

常贵田大半辈子都奉献在了相声事业上,多年以来走遍全国各地,四处为群众演出,不仅有非常深厚的传统相声功底,还有很多的创新作品,反映的是新时代百姓的生活。

2018年5月,也就是常贵田去世的前半年时间,出了一本书《五独俱全》,其中针对相声的传统拜师仪式有了新的看法。

他认为,很多艺术家把收徒仪式简化了,并没有引保代,这是时代的进步,也是相声的进步。如今,又有人提出来,相声收徒必须要引保代,就没必要了。

他曾经也几次当过引师,觉得自己错了,现代社会礼仪应该从简,徒弟给师父鞠个躬是可以的,但磕头就没必要了。

常贵田的意思,是反对相声界传统收徒仪式的繁文缛节,提倡与时俱进。引保代三师的职责可担当,但在拜师之时的设立可以免除。

常贵田的这番言论,与他所处的时代有很大关系。他是新中国成立以后才开始进入相声界说相声,骨子里就有创新思想,对于传统的一些文化,有的是抵触的,他更希望相声能有新时代的特征。

常贵田如同马志明一样,不太喜欢传统的师徒关系,更喜欢与师生相称。

常贵田与郭德纲没有过节

郭德纲是2004年10月拜师侯耀文,那时候有引保代,分别是常贵田、石富宽、师胜杰,常贵田这一次就充当了郭德纲的引师。

郭德纲虽然是70后,长在新时代,但他从小接触的传统艺术多,对于传统的一些礼节是非常注重的,在他收徒的时候,比较强调引保代。

德云社最新一批的收徒仪式上,即霄字科的拜师,都有引保代,分别是于谦、侯震、高峰,均是郭德纲的左膀右臂,德云社地位相当高的人。

除了德云社以外,其他的一些相声团体在收徒的时候,也有引保代的方式。常贵田只是针对这个行业发表他的个人观点,并非针对谁,当然更不是针对郭德纲。

因为常贵田与郭德纲没有过节,常贵田都是郭德纲拜师侯耀文时的引师,是他引荐给侯耀文的。如果他不看好郭德纲,就不会当引师,要不然以后要负责任的。

常贵田所说的“我错了”,不是他不该当郭德纲引师的意思,而是他从一开始就不该传承这种引保代的礼节。

常贵田直到去世前才发表这种观点,更是对他人生的一个总结,为相声的发展提出个人意见。他也清楚,这种礼节需要慢慢更替,而不可能一下子废除。

德云社现在比较注重引保代,或许若干年以后,也会慢慢取缔这种风俗习惯。

群魔乱舞3.5隐藏
ad

 

(责任编辑:荣耀手机



网站介绍

    冰冰智能手机网-哎咆科技,科技每日推送,AppSo,奇偶工作室,IT爆料汇,玩转手机摄影,荣耀手机,iPhone频道

ad
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