哎咆科技,科技每日推送,AppSo,奇偶工作室,IT爆料汇,玩转手机摄影,荣耀手机,iPhone频道
ad
主页 > 玩转手机摄影 >

杭州钻石小鸟:为什么有人说左宗棠近妖?

2020-08-30 16:32 来源:冰冰智能手机网 对此文章感兴趣的有:
ad

左宗棠和曾国藩、李鸿章、张之洞乃晚清一时之重臣,他们也因此被后人赞誉为晚清中兴之名臣,又以左、曾为重。

不过,曾国藩被人吹为圣人,左宗棠为何却被说成“近妖”呢?

左宗棠之妖,妖在才气。

左公极具聪明才智,这一点毋庸置疑,清史稿给他的评价也是“为人多智略”这五个字。

所以,他敢自比“今亮”——我左宗棠是当代诸葛亮。

左宗棠和胡林翼二人为世交,但二人却一直到道光十三年才在京城相识,一见则成一生挚友,后来左宗棠之所以能以幕僚之身而九州知,也少不了胡林翼的从旁相助。胡林翼对左的评价也极高:“横览九州,更无才出其右者。”

胡林翼将左宗棠荐于林则徐,称左为“近日楚才第一”。

1950年,林则徐自云贵总督任上回闽,途径长沙,请左宗棠上船一见,这是林、左第一次见面,也是他们最后一次见面。

林则徐虽然第一次见左宗棠,便为左之才华所惊叹,不时称赞,在向朝廷举荐左的时候直称左为“绝世奇才”。

陶澍对左宗棠也是称赞不已,虽长33岁,却与之结为忘年交。

左宗棠能得晚清如此多的名臣称赞,他的“才气”可见一斑,说他近妖倒也不为过。

左宗棠之妖,妖在稚气。

左宗棠生于1812年,曾国藩则生于1811年,所以说左、曾二人为一时瑜亮也不为过,不过左更自负,曾更内敛。

他20岁便已中举,曾国藩则是在23岁中举,左宗棠虽然意气风发,可是让他想不到的却是他将来的路却比曾更坎坷。

1835年的会试,左宗棠本可以中第,可却因为湖南满额被刷了下来,只被取为“誊录”,他不甘心,所以决定3年后再考。1838年的会试,他的成绩反倒不如1835年的,可是“笨鸟”一样的曾国藩却突然飞起来了,曾国藩中了。

曾国藩自此弯道超了左宗棠的车,然后将他甩在了屁股后面。

当时,左宗棠的心情很低落很糟糕,也对科举很失望,我如此奇才竟不能中?所以,他在写给自己夫人的信中直言:“榜发,又落孙山。从此款段出都,不复在踏软红,与群儿争道旁苦李矣!”

哼,我从此以后再也不考了!再也不和宵小之辈去争路旁的苦李了!

左宗棠的话看上去是气话,也有点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可是他此后确确实实没有再参加过一次科考,转头回家读书教书去了。

后来,他在湖南当幕僚当出了名,纵是身处中枢的咸丰皇帝也知道了他的存在,所以想辟他为官,左宗棠什么态度?不当!

这是左宗棠的稚气,如孩童一般质朴直白,他不能放下,放下了他也就不是左宗棠了。

左宗棠之妖,妖在傲气。

左宗棠虽然受过曾国藩一定程度的提携,但是,他却一直看不惯曾国藩,所以和曾的关系也很僵。

我说了不和你玩,就是不和你玩。

曾国藩平定太平天国运动,后来左宗棠如此评价:“即便曾国藩在铜官跳江死了,难道便没有人能够取代他去平定东南的叛乱了?我看不然。”

左宗棠的言下之意是什么呢?哼,你曾国藩当初屡战屡败,闹得要跳江自尽,即便你当时死了,我左宗棠也一样能够平定东南叛乱,你死了更好,那就没人能挡我的路了。

左宗棠敢于自比“今亮”,不得不说确实自负,但是,他确实也有傲的资格,这股傲气也伴随了他一生。

左宗棠之妖,妖在骨气。

曾国藩活着的时候,左宗棠对曾国藩,曾国藩死了,他便怼曾的门生李鸿章,此举固然有消除慈禧猜忌的原因,可说到底还是因为他和曾、李真的不合拍。

左宗棠说要打阿古柏,收复新疆。

李鸿章对此频加阻挠,说“东南海疆万里,一国生事,各国勾煽,一旦生衅,兵连祸结,防不胜防”,东南沿海才是战略重心,所以咱们得加紧把海防搞起来,没精力也没钱打什么阿古柏。

说完了海防,李鸿章又加了一句“徒收数千里之旷地,而增千百年之漏卮”,那个鬼地方,黄沙遍地,每年白白浪费几百万两白银,不要也罢!

左宗棠怼了过去,你说海防,好,那我说陆防,“我退寸而寇进尺,不独陇右堪虞,即北路科布多、乌利雅苏台等处恐亦未能宴然”,你李鸿章只知道退,你越退列强越嚣张,你以为人家只图谋你的新疆?可别傻了!你干脆将所有地盘送给人家算了。

总之,左宗棠就是要打,朝廷不给钱也要打,我自己让人去借钱也要打!我就是要收复新疆,收好国土!

1885年,清朝在中法战争中不败而败,法国不胜而胜,还将越南拱手送给了法国,虽然病体不支,却还是怅然自责地说:“而越事和战,中国强弱一大关键也。臣督师南下,迄未大伸挞伐,张我国威,怀恨平生,不能瞑目!”

我督师南下,没有打得法国人跪地求饶,遗憾终生,死了都不能瞑目!

可实际上,他让人组织建立的“恪靖定边军”和他支持的刘永福的“黑旗军”是打法军的主力,打得法国人嗷嗷叫。

左宗棠自责完了,还指着李鸿章的鼻子痛骂:“十个法国将军,也比不上一个李鸿章坏事。”

左宗棠主战,李鸿章主和。

因为潘鼎新被法国人打得落荒而逃,再不求和,怎么保得嫁入豪门当小三住潘鼎新?所以,潘鼎新和刘铭传才会在左宗棠想继续打的时候,弹劾陷害“恪靖定边军”的王德榜和台湾道刘璈,因为王德榜和刘璈是左系的人。

如此一来,李鸿章的议和主张才得以顺利进行。

不得不说,左之骨气,李虽号称“裱糊匠”,却远不能及也。

这个问题老梁来回答。

妖?何值是妖啊!说句大实话,您给他老人家多大的舞台,他老人家就能给你唱多大的戏。

左大人的建议

晚清四大名臣,俺最喜欢的就是左宗棠左大人,俺觉得当年左大人晚走几年,咱和小鬼子那甲午海战这就得换个说法了。啥赔款不赔款的,弄死你都是轻的。

啥库页岛啦,海参崴啦,哪有老毛子插手的地,他老人家这辈子防的就是老毛子。

当年那慈禧要是听左宗棠左大人的话,发展陆军,而不是硬着头皮发展海军,啥八国联军不八国联军的,压根就不会蹬鼻子上脸,蹦到你国都来闹事。

说道这里估计有人要说了:“你连个海防,都防不住,咱大华夏地头上那么长的海岸线,那就成筛子了,人家想打哪登陆就打哪里登陆!说话也不怕风大扇了舌头!”

您要能说出这种话,那真叫没见识。咱说不管是哪个国家,根在哪?陆地呀,您别管这国家的利益,哪个国家的利益,最终决战都是在陆地上说事。

只要能保住自己个的基本盘他动不了,在图谋海防他也不迟,咱大华夏的地头那么长的海岸线,他不是几艘大吨位的战舰就可以守得住的,没有陆防那才是筛子,记住了再硬的鸡蛋,他也有破壳的时候。

再说,军舰那都是吞金巨兽,一艘军舰的钱,您知道可以养活训练多少新式陆军?

这不后来满清明白这个道理,袁世凯的北洋六镇不就建立起来了吗?如果提前投资陆军,甲午海战的时候,也不会那么惨,丢了大海,让他登陆试试?咱亮出肌肉,让小鬼子啃啃,嘣了他的牙,弄死他都是轻的。

举个例子,为嘛咱新中国建立起来,咱能太太平平,踏踏实实的发展,强大的陆军就摆在哪里,走一个,吓不死你!

这就是事实。左宗棠左大人妖不妖?妖!一般人哪能瞅这么远。

说道这里估计有人要说了:“拉倒吧!满清那大头兵干嘛嘛不行的,还打仗,早烂了?”

您这话说的有点子过了,满清的大头兵是不行,但新组建的呢?

当年左宗棠左大人收复新疆使用的大兵,德国人福克瞅了都赞叹:“就这兵,和老毛子搁伊利打一场,必胜!”

事实也是如此,左宗棠左大人将自己的棺木用兵车拉到哈密,顺道将肃州行营推进到了几百公里之外的哈密,磨刀霍霍这就准备和毛子开一战。

老毛子瞅着这架势,直接就怂了。但凡他老毛子能啃动,您以为他不会打一次?

您记住了,这兵还是新组建的,这就是后来的甘军。

就这甘军在打新疆的时候,急行一千二百里。这要是搁一般的部队,早趴下了,人家到了地直接就攻克了达坂城,连个休息整顿都没有,扯开俩大长腿直奔托克逊城,一家小说官太太伙就俘虏了两万多人。

还是这甘军,在光绪五年,两天一夜急行三百余里,攻击敌军,顺道歼敌两千余人。

所以您说的这问题看怎么解决,大华夏的战力还是有的。

谁怕左大人?

当年要是没有左宗棠左大人撑着,拿回新疆,按照李鸿章他的说法,咱大华夏的子民搁现在要想吃个葡萄干,整个哈密瓜,哪的进口了。

说句不好听的,出了嘉峪关这就是别人地了,这说的还是最轻的,您以为如果当时新疆丢了,甘肃和青海您觉得还能在吗?

所以李鸿章和人家左宗棠左大人比起来差一大截呢?眼光就不行。

这不梁启超评价左宗棠:“五百年来第一伟人。”牛皮不是吹的,火车不是推的,事实如此。

当年李鸿章这裱糊匠跑去和法国人签那《中法会订越南条约》,差点没把左宗棠左大人气死:“你说你都打了胜仗了,还能签出这么个卖国条约。对咱大华夏而言,十个法国将军,都敌不过一个李鸿章坏事!”

这不后来,左宗棠左大人一走,整个朝堂就剩下李鸿章这妥协派了,东签一个,西签一个,签的东西那叫个海了去了。没别的,没左宗棠左大人这样的人在他耳朵边上唠叨了呗!他可以肆无忌惮的签下去了。

再说人无完人,但凡是个人,他总是有缺点的,那么左宗棠左大人有没有缺点呢?

有!咋能没有呢?

是啥?

脾气特别的臭,又臭又硬。那些个洋鬼子瞅见了,都绕道走。

当年英国人搁上海租界公园里,整了一块破木牌子啥华人与狗不得入内。

“啥玩意?”左宗棠左大人揉了揉大眼珠子:“砸了!”

跟着左宗棠左大人混,脾气个个不好,三不两下就把那牌子干的稀碎。

“是哪个家伙写的,抓起来!这公园打今天起收回!”

就这么硬,咋的?搅屎棍英国佬照样得受着,气都不敢出一个。

因为他们都知道,左大人脾气臭压根就不知道啥叫退让。而他们想要拿道理压人,他们压根就不是左大人的对手。

当年咱左宗棠左大人进入租界,租界这地立马就得换上满清的龙旗,这还不算,老外还得来个持鞭清道,这是啥?这是人的名树的影啊!

因为他们知道和左大人掰扯道理,他们也掰扯不过,掰扯中左大人也许就给你说起别的事了,得不偿失啊!

所以咱大华夏有句老话,一头狮子领着一群羊,转脸这群羊都能变成狮子。回头让一头羊领着一群狮子,拉倒吧,全都得变成撅着屁股跑路的羊了。

哎!左宗棠左大人太少,李鸿章却太多了点。面对破落户满清,只有一个世人皆醉我独醒的左大人,独木难支啊!

左大人,您当年咋走的那么快,迟点不行吗?可这个要求对于一个七十四岁高龄的老人,有点强人所难了。

老人走了之后,迟暮的满清失去了最后一点阳刚之气,你还能坚持多久?

老人走了之后,福州城下一声霹雳,城墙崩裂,天意如此,再问你还能坚持多久?

好了,今天就写到这里,喜欢的朋友加个关注,顺手点个赞呦!

大概因为左宗棠特别喜欢自比诸葛亮吧。

而诸葛亮最经典的评价是智近妖,《三国演义》里诸葛亮的算无遗策,鲁迅先生说“状诸葛多智而近妖。”

左宗棠对于诸葛亮的到了碎碎念的地步。

他小时候就被人称为小诸葛,他也自称“今亮”“老亮”。给人写信,末尾署名也是老亮,自家做个灯笼,上面写着也是老亮。

他就任陕甘总督的时候,有一次信任的提学以弟子身份前来拜访,按照惯例,提学要给总督进献一句诗,这叫观风试,这个姓吴的提学显然是做了功课,就献上一句“诸葛大名垂宇宙。”

左宗棠看了之后捋着胡须道,岂敢,岂敢。

仿佛不是说三国时的诸葛亮的,就是说他自己的。

最有趣的是他在陕甘总督任上,有一次和藩司林寿图喝酒,这时候前方打仗的捷报传来,林寿图十分佩服左宗棠的神机妙算,佩服不已。

左宗棠就哈哈大笑:“此诸葛之所以为亮也。”哎呦,这就是说这就是为什么诸葛亮名字上叫亮,言下之意,我才是今亮。

但再聪明的人也有打盹的时候,有一次就出了点纰漏,林寿图开玩笑说:“此葛亮之所以为诸(猪)也。”

本来朋友嘛,开开玩笑。

左宗棠拂袖而去,两人就此结怨。

他是真的在乎自己这个当代诸葛亮的称号啊。

不过要说左宗棠真的是清末诸葛亮,甚至可以说他比诸葛亮功劳要大。

但凭收复新疆这一大功劳来说,就没人能比得起他。

唐朝的王之涣说:“羌笛何须怨杨柳,春风不度玉门关。”说得是玉门关外不是皇恩所到之处了。

左宗棠收复新疆的时候,就到处种杨柳,他就是要:“新栽杨柳三千里,引得春风度玉关。”告诉这里的人,咱们是一家人,春风自然也会吹拂你们。

其实不光收复新疆,他在太平天国运动的时候,就以幕府身份代湖南巡抚执行命令,运筹帷幄,也是守必坚,攻必克。

以至于当时他受了诬告要离开的时候,有人就喊出:天下不可一日无湖南,湖南不可一日无左宗棠。

总之,左宗棠是一个作为的人,也是一个有性格的人。

相辅相成,这才是有趣的人。

锦翼系悟空问答签约作者

杭州钻石小鸟
ad

 

(责任编辑:玩转手机摄影



网站介绍

    冰冰智能手机网-哎咆科技,科技每日推送,AppSo,奇偶工作室,IT爆料汇,玩转手机摄影,荣耀手机,iPhone频道

ad
ad